兵权谋兵阴阳兵技巧是什么时期的国防主要思想

  一楼回答的比较丰富,你说的兵权谋、兵阴阳等主要是在汉朝(班固总结的思想)对兵家(军事家、武将等)的一种综合认识,还不是国防思想,国防思想是什么呢,汉朝各种怼北方游牧民族就是汉朝国防思想的提现,从汉开始到三国时期一直把北方游牧民族作为进攻和防御的主要目标之一。

  据《汉书.艺文志》记载,兵家又分为兵权谋家、兵形势家、兵阴阳家和兵技巧家四类!

  所谓兵阴阳家,《汉书.艺文志》中有经典的描述:“阴阳者,顺时而发,推刑德,随斗击,因五胜,假鬼神以为助者也。”而“假鬼神以为助”,则意味着一切借助鬼神的方术巫法在军事上的应用,也都可以归入兵阴阳的范围。兵阴阳家既包含了以往各种军事术数,诸如卜筮、占星、占云气、占梦、祭祀、禳祷、诅咒、厌胜和形形色色的杂占、巫术等。

  吕思勉《先秦学术概论.兵家》谓:“阴阳、技巧之书。今已尽亡。权谋、形势之书,亦所存无几。大约兵阴阳家言,当有关天时,亦必涉迷信。兵技巧家言,最切实用。然今古异宜,故不传于后。兵形势之言,亦今古不同。惟其理多相通,故其存在。仍多后人所能解。至兵权谋,则专论用兵之理,凡无今古之异。兵家言之可考见古代学术思想者,断推此家矣。”

  孙膑、张良、范增、李广利、张角、诸葛亮、李傕、司马懿、沮授……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将军师,都属于兵阴阳家。

  班固对兵技巧学的基本内容作了如下概括:“技巧者,习手足,便器械,积机关,以立攻守之胜者也。”根据《汉书.艺文志》的描述,兵技巧学的内容应当包含如下三个方面:

  1、关注士兵的因素,每个士兵都应“习手足”,具有作战杀敌的本领与技能。如鹫鞠、投石、超距、跑跳、长距离行军等实为用基本的军事训练,是对士兵身体素质的提高,以适应实战的要求。而对士兵们进行的角力、手搏、射法、剑戟之道、战阵规则之类的训练,则是对士兵具体作战技能的提高。

  2、关注武器的因素,武器装备的进步与人类文明的发展是同步的。因此,武器装备的精良与否,如剑、戟、矛、箭的锐钝、甲胄的坚固所具有的意义,就在战争中十分明显了。这正是兵技巧学讲求“便器械”的意义所在。

  3、关注军事性建筑,城市、关塞、营垒等军事性建筑,在战争中的意义和作用,亦为兵家所注重,更为兵技巧家所看重。墨子对城市建筑的防守性的研究,使他获得了“墨守”的称号。

  “兵形势家”其特点为:“形势者,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离合背乡,变化无常,以轻疾制敌者也。”主要指战术方面的运用。

  根据班固对“形势者,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离合背向,变化无常,以轻疾制敌者也。”的描述可知,“兵形势”中的“形”与“势”,作为一种军事范畴是有区别的。而这个区别之“形”讲的是军事力量,之势讲的是军事力量的发挥。例如“静如处子”是“形”,“动如脱兔”是“势”。

  《尉缭子》是至今唯一存世的一部兵法著作。《尉缭子》之所以归入“兵形势家”,主要因为它论述了未战之前的对敌优势,将战之时的战场布势,既战之后的凌敌威势三个重要内容。正是这三个方面构成了它具备“兵形势家”的主要特征。全书看,似乎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指挥专一,先发制人,避实击虚,兵贵神速。

  兵权谋家,即战略家,班固言其特点为“以正守国,以奇用兵,先计而后战,兼形势,包阴阳,用技巧者也”。兵权谋家注重军事战略研究,兼通形势、阴阳、技巧各派之长,实是兵家的魂魄所在。权谋家兵法是当时战争和治兵经验的总结,包含一系列战略战术原则和丰富的军事辩证法思想以及治兵作战的哲理。

  兵权谋家《汉书·艺文志》著录有十三家,二百五十九篇,现存三部:《孙子兵法》《孙膑兵法》与《吴子》。未流传下来的权谋类兵书有:《公孙鞅》《范蠡》《大夫种》《李子》(李悝)《娷》《兵春秋》《庞煖》《儿良》《广武君》《韩信》十部。

  《孙子兵法》又称《孙武兵法》等,是中国古典军事文化遗产中的璀璨瑰宝,是世界三大兵书之一(另外两部是:《战争论》(克劳塞维茨) ,《五轮书》(宫本武藏) )